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机关党建网 > 正文

“使命型政党”的六大特质

fjdj.fjsen.com 2020-09-23 10:26:18   来源:北京日报 我来说两句

原标题:“使命型政党”的六大特质

现代政治因为确立了人民主权原则,并通过作为国家代表的政府的运作,获得了对传统政治的超越,使得人类政治形态的发展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现代政治又因利益表达的多元性与政府运作的有序性之需,引入了政党政治,以让规模化复杂化的公共事务得到有效整合和顺畅运作。

在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由于始终存在由议会、政府与利益集团相互勾连的政治“铁三角”现象,被权力和资本联合主宰的政治难以有效回应民众需求并公正地分配公共利益,进而导致社会贫富差距拉大、社会阶层固化的极化现象日益突出。建立在人性恶与权力恶“双重恶”的不信任文化基础之上的现代资本主义政治制度体系,无以发挥本来应该成为现代政治运作“主心骨”的政党的作用,反而长期陷入利益纷争、资本侵扰、政党恶斗的泥淖而不可自拔。

作为有着崇高政治理想和远大发展目标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一直致力于建构超越资本主宰、发挥多方合力、及时回应需求、公正分配利益、反映民心民意、实现人类解放的人类社会政治发展新形态。为此,中国共产党通过发挥政党组织的主体理性力量,创造性地将“融性质、价值、地位、功能、使命、责任于一体的‘使命型政党’”内蕴于中国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历史进程,成功地将人与制度有机地连接起来,锻造了“用‘使命型政党’肩挑‘人’与‘制度’”的发展格局,开创了人类政治形态发展的新境界。具体说来,这种“使命型政党”的特质包括六个相互连接又整体配套的内容。

使命型政党立基“党性人理论原理”之上

人类政治制度的设计离不开一定的理论假设,但更看重立基长期社会历史实践所形成的理论原理的内在规定性。现代资本主义的政治制度设计立基于不信任文化的“理性人假设”,而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设计则立基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实现人类伟大解放的历史使命这一历史实践与理论基础,并由此建构了通过先进分子组成的先进政党组织引领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党性人理论原理”。

使命型政党的“党性人理论原理”,立基于“共产党人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以及由此体现的“现存的阶级斗争、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这一根本理论原理。中国共产党代表的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是现实利益和长远利益的有机结合。因此,中国共产党是新型政党组织,是由具有高尚道德情操的一群先进分子组成的、拥有崇高政治理想与远大发展目标的先进政党组织,开创了现代公共机构组建原理的革命性变革,即立基于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党性人理论原理”这一新型理论原理,实现了人类政治发展形态从“为私”到“为公”的历史性飞跃。

使命型政党立基严密的政党组织体系之上

现代社会是由不同的组织组成的。其中,最为重要的政治组织就是政党组织和国家机构。政党组织、国家机构与人民利益的结合程度,决定了一国政治制度体系的根本性质,也最终决定一国政治制度体系的根本绩效。使命型政党的历史性任务是引领国家和社会的发展,这就决定了中国共产党需要将执政党的利益、社会主义国家的利益和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三者有机结合在一起,并成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根本动力。

为此,中国共产党不仅从上到下建立了分工合作、高度严密的组织体系,实施对国家和社会的领导,为实现社会主义国家现代化建设发展目标奠定组织与人力基础,而且在国家政权组织体系、市场组织体系、社会组织体系等体系中均建立了相应的领导与引领的组织机构,发挥着领导核心作用,并建构了包括政治领导力、组织覆盖力、群众凝聚力、社会号召力、发展推动力和自我革新力在内的强大组织力体系,以确保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始终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使命型政党立基服务与引领功能之上

传统西方现代国家的政党只是发挥连接国家与社会的作用,只是起到代表与表达的功能,如萨托利所说的那样,“政党首先且最主要的是表达的手段:它们是工具,是代理机构,通过表达人民的要求而代表他们……伴随着政治民主化过程,政党成为表达的手段”。

中国共产党是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没有自己私利的政党,在长期领导中国革命和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历史进程中,发展出了既有代表与表达功能,又有整合与分配功能(即不断整合公共需求,不断丰富发展成果,不断增加社会价值,不断公平分配公共利益),还有服务与引领功能(即服务于各类组织和人民,引领国家和社会发展),且这种服务与引领功能充分体现了政党的先进性与奉献性的有机结合特质。这种复合性功能的核心本质归结为一句话,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功能。

使命型政党立基民主集中制之上

使命型政党的活动原则,一方面需要从群众中来,扎根于群众之中,充分发挥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的作用,汲取民意、集中民智、汇聚民心,另一方面需要团结各方面力量,充分发挥各级党组织的中枢作用,实行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制度。

中国共产党不仅在党内生活中实行民主集中制,而且在国家生活中同样实行民主集中制,这是因为“思想的统一、政治上的团结、行动上的一致是党的事业不断发展壮大的根本所在”,也是中国共产党建构系统理性、自主协调、整体合力、适应变革的党和国家制度体系的根本所在。在有关党和国家重大战略与决策等问题上,始终秉持走群众路线的方针,认真贯彻集体领导与个人分工负责制,形成了“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的议事与决策制度,这是确保党和国家的决策与执行活动始终能够立基广泛民意、能够集中集体智慧、能够保持高度责任心、能够有效贯彻执行的根本制度保障。

使命型政党立基与时俱进的自我更新文化之上

在长期革命、建设与改革的历史实践中,中国共产党深刻认识到要实现引领国家和社会朝着推动人类社会伟大发展、实现人类社会伟大解放的宏伟目标迈进的历史任务,就需要增强执政本领,加强执政能力建设,而注重理论学习和加强自我改造,提高道德修养,增强学习本领,不断强化拥有高度主体理性的政党对世情国情、人事人心的能动反映与自我建构的能力,就是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的必由之路。

这种超越故步自封、保持开放胸襟、拥有与时俱进能力的自我更新文化的政党,不仅是一个生物体意义上的组织,而且是一个生命体意义上的组织,还是一个文明体意义上的组织,这是由使命型政党所拥有的强大自我进取的使命感和责任心而驱动并塑造的。

使命型政党立基高度人格魅力与丰富情感之上

社会是由人组成的,国家是有丰富历史文化传承的。人是具有丰富情感、复杂思维、多样需求的物种。由人组成的组织、社会和国家,都具有各自所属的特性,比如组织特性往往突出专业互助性质,社会特性往往突出多元异质性质,而国家往往突出族群地域人口的包容多样性质。贯穿人、组织、社会和国家的同一元素,就是建立在共同生活、共同情感、共同信仰、共同发展基础之上的相互关爱之心和惺惺相惜之情。这种基于高度人格魅力与丰富情感的组织人格、组织情感、组织生命,将个体力量有机融入组织力量、社会力量和国家力量的洪流之中,使其得到尽情的释放和乘数效应的放大,并日益内化到人的生命体和日常行为之中,成为推动人、组织、社会和国家有机连接并生生不息的内在动力。

虽然现代政治组织为确保国家制度与机构稳固建立、确保社会秩序有序建构、确保经济发展持续繁荣、确保共同体生命力经久不衰,需要将其建立在层级化、专业化与非人格化基础之上,可从来都不排斥身处其中之人以及作为一级组织充分施展人格魅力,设身处地为他人和社会主体着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美好情怀。这种“制度(组织)的道德性与公共官员的道德修养,以及现代民主制度的基本程序”的完美交融,可以将使命型政党所内生的情感力量发挥到极致,进而创造出一个个充满无限生机、给人无限关爱和希望的情感共同体。

以上是作为使命型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六大标志,而这六者的有机组合,共同推动了中国共产党经由政党组织和国家政权这一统合平台,将一个个孤立的个体组织起来,将分散的力量聚合起来,充分发挥人、组织与制度体系有机连接、同向发力的作用,进而实现超越党派利益、致力发展使命、全心投入服务、展现美好情怀、构建美好社会的伟大目标,最终开创人类社会“良心+良制+良治”的新型文明发展之路。

(作者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